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天空的云彩 > 服务项目 > 守望先锋即将“死而复生” 可2016年的夏天永远回不去了

守望先锋即将“死而复生” 可2016年的夏天永远回不去了

时间:2022-12-04 16:53 点击:99 次

“它曾经真的是一款好游戏,只不过后来变味了”

在得知初代《守望先锋》即将停服后,我的朋友这么说道。他曾经是个钻石选手,卡在大师门口怎么也上不去。三年前,这位朋友因为糟糕的游戏环境退了坑,就像大多数人一样,射击游戏天赋不错的他选择转战CSGO,偶尔也会耍上两盘Apex。

“玩守望先锋的那段日子是最快乐的”,电话里他点了一支烟:“我现在还记得在我用源氏在花村拔刀1v5翻盘的场面,那叫一个刺激。”

“是啊”,我随声附和:“只不过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我和守望先锋

我已经脱坑《守望先锋》许久,但依然对这款游戏有着特殊的感情。某种意义上来讲,它是我的第一款FPS游戏,同时也承载了我大学四年的回忆。

2016年6月,《守望先锋》公测临近,暴雪陆续发布了《归来》《新生》《双龙》等一系列短片为其造势。我是个射击游戏苦手,和朋友们联机打CS,经常被杀得神志不清;被我站编辑忽悠着来几盘《彩虹六号》,人都看不见在哪。坦白讲,《守望先锋》的FPS玩法对我并没有很强的吸引力,但CG中展现的精良画面和生动的世界观却令我心驰神往。

那年夏天,我响应了温斯顿的召唤,成为了一名守望先锋。

放到现在依然非常精彩的《双龙》CG

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,当年的《守望先锋》都是一款现象级游戏:发售仅半年,玩家数就突破2000万;在颁奖季中一骑绝尘,拿下包括TGA年度游戏在内的100余个游戏奖项。不过,那年的我对这两个标签并没有什么概念,只知道这款游戏统治了学校门口的网吧,也统治了我的课余时间。

很难想象一款游戏会被玩家们用“毒品”来形容,但当年的《守望先锋》做到了。紧张激烈的节奏、瞬息万变的攻防让这款游戏的成瘾性极强,在相当一段时间内,不管是上课还是吃饭,我的脑子里就只有打《守望先锋》这一件事。

国外的一位主播称《守望先锋》毁了他的生活,理由是太上瘾了

正如我上文所讲,我在射击游戏方面的天赋很差,所以基本宣布告别了CSGO这类需要精准枪法的游戏,但我却在《守望先锋》里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——奶妈。在绝大多数时候,我的工作都只是在后面为队友加血,提供技能增益,但即便如此,《守望先锋》强调团队合作的设计也并不会让我觉得自己只是那个被带飞的人,当你用天使复活了全队成员,赢下关键团战,并得到队友的一致点赞时,你很难不爱上这款游戏。

2016年的暴雪嘉年华对粉丝们来说是一场狂欢,暴雪用令人惊喜的方式公布了新英雄黑影,同时预告了即将到来的OWL联赛。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年的守望先锋世界杯,我在电脑前欢呼雀跃,为中国队加油的情景,当Jamlee的麦克雷在花村门前,三两枪点死新加坡队的源氏,我的心也随着喷射而出的子弹燥到了最高点。

2016年守望先锋世界杯中国队阵容

推出仅半年,《守望先锋》已经有了以不同城市为基础的职业联赛图景、一年一度的世界杯赛事、以及深厚的粉丝基础和游戏文化,前景一片大好。

“《守望先锋》就是电子游戏的未来。”我和朋友这么说道。

在《守望先锋》的衰败已成为定局的现在,再回头去审视这句话,似乎有些可笑。但事实上,谁也无法预测到当时如日中天的《守望先锋》会在短短几年内迅速衰落,并理所当然地被冠上“Dead game”的名号。

风云突变

“草,这半藏在干什么啊,不会玩就拿奶T混,拿个半藏在这零作用。”

“我想咋玩就咋玩,为什么你要教我玩游戏啊?”

这已经是连续第三把队友因为打法问题互喷了,在经历了连跪和脏话的轰炸后,我只想赶紧结束这局游戏,脱离苦海。

对面的铁拳冲了过来,三两下将我带走,也宣告着这一局的结束,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,退回到桌面,卸载了游戏。

这就是我退坑《守望先锋》的情景,现在仍然历历在目。即便之后我又陆陆续续下回了好几次,却还是因为类似的原因再次放弃。仔细回想,似乎从这时起我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对它的耐心。

这英雄……懂得都懂

外挂横行,戾气极重,这是我对《守望先锋》的最后印象。在外挂最猖獗的时期,平均每5把游戏能遇到2-3次挂哥,而即便在没有神仙的对局,玩家们也经常因为互相指责而产生口角,心态好的一边骂一边玩,心态差一些的直接摆烂。《守望先锋》的高团队协作性是游戏的一大特色,但同时也引发了一些问题,在好胜心极强的竞技比赛中,只要有一两个水平稍差的选手,队伍的处境就会变得艰难,不怀好意的言论便充斥整场对局。

不过,《守望先锋》走到今天这步的原因并不能全部归咎于游戏的环境问题,更重要的是,它已经不好玩了。

“放狗”是《守望先锋》中颇为有效的战术,玩家选出猎空、源氏等机动性较强的刺客英雄,配以己方辅助英雄的增益buff,像疯狗一样切入敌方后排,秒杀关键英雄。这种战术简单粗暴,却颇有成效,防守方很难对其做出有效反制,只能以毒攻毒,于是团战的胜负就变成了“秒杀后排大赛”,谁的狗更凶狠,谁就能取得比赛胜利。

辅助英雄本就是团队游戏中爽感比较低的一环,在“放狗”战术下,他们成了疯狗眼中的猎物,频频被秒杀却束手无策。

为了改善这种情况,增强辅助玩家的游戏体验,暴雪推出了辅助英雄:布里吉塔。

布里吉塔是一个机制近乎完美的英雄,控制、护盾、治疗、伤害全部兼顾,她的出现终结了放狗战术的盛行,却把游戏带向了另一个极端:303。

所谓303,就是3坦克3辅助不要输出的阵容,以队内的布里吉塔为核心,三位近战坦克挥舞着手里的武器直接和敌人展开一场肉搏战,这个阵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《守望先锋》的版本答案。而在全员303的环境下,《守望先锋》已经不再像一个射击游戏,更像是第一人称的MOBA游戏。

经典的303阵容

没有了电光石火的对决,没有了瞬息万变的战场,原本刺激痛快的战斗变成了“真男人大战”,占英雄比例最多,观感最足的输出英雄无法登场,肉坦和辅助大行其道,这对游戏生态无疑是一种伤害。暴雪意识到了游戏平衡性的畸形,于是他们做出了可能是迄今为止对《守望先锋》影响最大的改动:预设职责。

出于优化“303”阵容的考量,暴雪把排位的阵容锁定为2-2-2,即2坦克,2输出,2奶妈,这看似是个有效的解决办法,但实际上造成了更大的问题。由于排位中愿意玩输出和辅助的人更多,玩坦克的人极少,因此为了组成2-2-2的阵容,输出玩家常常要经历一个非常漫长的匹配过程。据统计,游戏中坦克和输出的排队时长比达到了1/5,而更绝望的是,即使熬过了漫长的等待,迎来的或许仍然是半小时支离破碎的游戏体验。

竞技模式排了一小时,依然进不去

排位乌烟瘴气,社群死气沉沉,更新遥遥无期。《守望先锋》,这个曾经的希望之星拖着千疮百孔的身体,慢慢迎来了自己的“死亡”。

《守望先锋》之“死”

即使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,但在写到这部分时我还是有些唏嘘。《守望先锋》的陨落并非一朝一夕,在很久以前,它就已经开始展露出疲态。

《守望先锋》的版本更新速度一直都为人诟病,同为自己领域的领头羊,《英雄联盟》的英雄更新速度远远在《守望先锋》之上,这也是它能够长期保持活力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在FPS领域,它同样面临着《堡垒之夜》《Apex英雄》乃至新星《Valorant》的冲击。而在守望先锋后续更新乏力,平衡性一言难尽的情况下,玩家的流失是不可避免的。

《Apex英雄》以节奏快,手感畅爽为人们所喜爱

事实上,《守望先锋》面临的问题不仅如此,随着游戏生态的不断恶化,游戏的主播乃至联赛资源都在以非常快的速度枯竭。YouTube上包括“Loserfruit”,“Muselk”等诸多内容创作者在2018年不约而同地转战《堡垒之夜》,主播“Timthehatman”在一场直播中表示:“我愿意现在去外面跑上两公里,也不愿意打一把守望先锋,因为它实在是太无聊了。”

Muselk,《守望先锋》油管主转战《堡垒之夜》

2021年4月,《守望先锋》的掌舵人Jeff Keplan离职,这似乎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在许多玩家心里,即使《守望先锋》还在运营,但那年夏天带给我们无数快乐回忆的游戏,已经一去不返了。

Jeff是《守望先锋》的灵魂人物

电子游戏的生命力说长也长,说短也短。MMORPG的王者《魔兽世界》摸爬滚打近二十年,如今依然宝刀不老,育碧的《超猎都市》从开始运营到停服,仅仅支撑了一年半。运营六年,曾经风靡全球的《守望先锋》并不能算是一款失败的作品,只不过如今奄奄一息的它本应站在顶点,成为FPS游戏的顶梁柱,赛事运营的标杆。

9月28日,暴雪发布了《守望先锋归来》的预热视频,铺天盖地的弹幕宣告着老粉丝们的回归,也为这个死气沉沉的IP注入了些许活力,但我们并不知道,这是沉睡的巨人苏醒的前兆,还是倒计时前的最后狂欢。

至于我,只希望黑白许久的好友列表能够再度亮起,仅此而已。


服务热线
官方网站:2448807895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(09:00-18:00)
联系我们
QQ:2448807895
邮箱:2448807895
无名米店:http://old.juming.com/?/33331
关注公众号

Powered by 天空的云彩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
天空的云彩-守望先锋即将“死而复生” 可2016年的夏天永远回不去了